【伤心的地方】京郊集体土地通过竞价转回农户手中 荒地被盘活


发布时间:2021-04-19 16:54:31 阅读量:8345 作者:伟哲

“我们最初的想法就是不能让地闲着伤心的地方。不论到啥时候,地都是咱农民的根,地荒了,村子还有啥盼头?”村支书袁志会说。

本报记者 巩峥 李祥伤心的地方

集中起来规模经营,不再是京郊土地流转的唯一形式。在潮白河畔的通州区东堡村,集中到村集体的地通过竞价又转回农户手中。一流一转,竟能把农田的效益提高十几倍,村里的收入也水涨船高。

高出这么多的效益打哪儿来?用村支书袁志会的话说,土地集中起来有了规模效益,收益权、经营权明确解除了后顾之忧,村里的种田能人就敢大显身手,让土地真正成为农民的资源、财源,而不再是累赘。

两头难,荒了田

土地是累赘?袁志会这话有所指。

那是2003年,正向城镇化迈进的通州农村,密集引来各类企业。东堡村周边也不例外,驻扎的企业越来越多。村民发现,家里一两亩地一年的产出,还赶不上在工厂里两三个月的打工收入。于是,大家伙儿跟风似地撇下锄头,出村打工。

陈多智就是其中之一。这一年,他跟媳妇一块儿进了村旁的加工厂做汽车脚垫。家里的两亩地撂荒了,很快杂草丛生。

“就那么荒着,不心疼?”记者问他。“咋不心疼?”陈多智说,地荒着可承包经营权还是他的,一亩地每年得给村里交150元的租金。那时他也有过狠下心把地还给村里的打算。可没了地,村子日后若是发达了,收益也跟自己无关了,这么一想,心里又不踏实。就这样,两亩地成了陈多智想丢又不敢丢的“累赘”。

与陈多智感同身受的不在少数。就在他出村打工的2003年,东堡村的荒地面积达到了顶峰。村委会当时的统计资料显示,全村耕地一共1800亩,竟有七八百亩无人照料。

有胆子大的农民干脆放弃了承包经营权,把地交还村集体。“可这些荒地跟烫手的山芋一样,没人接。”村支部副书记杜振江回忆说。村里只好降租金,一降再降,最低时一亩地一年只收二三十元钱,照样没人承包。

其实,东堡村不是没人愿意种地。村子的大棚西红柿远近闻名,全村600多户人家,近400户都是种菜高手。比如村民徐秀芹,她种了24年大棚。“岁数大了,不愿出去打工,在家守着地种,一年也能收入几万块,挺好。”徐秀芹说。

既然是这样,为什么不愿接别人的荒地呢?“盖大棚一次投入就得上万元,万一我盖好了,没几年人家又把地要回去了怎么办?”徐秀芹这话道出一些愿种地、善种地农民的担心。

不种地的,宁可撂荒不愿转手;想种地的,眼巴巴盯着不敢伸手伤心的地方。两头难,让东堡村的地一天天荒下去。这种现象在整个潞城镇都不鲜见。

把地给愿种的人

2004年,潞城镇专门召开土地流转会议,寻求破解之法。东堡村被作为样本,进行专题研究。

怎么才能让土地成为农民手里的资源、财源,而不是累赘?一番讨论过后,认识逐渐统一:不种地的不愿转手,想种地的不敢伸手,病根儿在收益权不清。得让愿种地的能人多种地,产生规模效应,同时保证不种地的人也有一定的土地收益权,这样才能让土地真正流转起来。

镇政府决定:土地只确定村民的收益权,而不确定经营权,先在东堡村大胆尝试。

在随后的确权中,东堡村先将全村1800亩耕地全部流转到村集体,集中起来核算,保证全村人均享有1亩地的收益权。愿种地的,交租金购买经营权,等于集体又将土地流转给他;不愿种地的,不再交租金,保留有土地收益权,仍能分享全村土地增效带来的收益。

新举措推行之初很是艰难。村集体底子薄,虽然承诺给每位村民一亩地的收益权,但拿不出现金兑现。很多愿种地的人在观望,不敢轻易出手。给地找“婆家”成了村委会的当务之急。

此时,通州区沿大运河、潮白河一带的休闲旅游产业开始起步,很多大型度假村逐水而来。度假村需要有自己的农产品基地,东堡村临河又有大片闲置农田,双方一拍即合。

很快,村西北230亩闲置耕地成了月亮河度假村的种植基地,按市场价商谈,每亩一年租金最后定下5000元,比村民的租金高出十几倍。随后,相继几家度假村也都相中了东堡村,争着拿这里当菜园子。

村里荒地逐年减少,村集体的经济实力逐渐壮大。到了2007年,村民每人一亩的土地收益权开始以现金形式发放,每年130元,虽不多但连年看涨。

一个重要节点出现在2011年。当时的土地收益金一举涨到了每亩620元,而承包土地的租金是400元。相当于种着村里一亩地,每年村里还倒贴给你220元。眼看着大企业的菜园子种得红红火火,再加上这倒贴的钱打底,本村种田人的积极性迸发出来,大伙儿抢着到村里申请流转荒地。

福建省政协特邀香港委员吴换炎倡导创建绿色交通工程。他提出,首先在进行交通网络规划时,要先规划步行系统,然后是自行车交通系统、公交、地铁线路网络系统、城市过境交通和货运交通系统;其次改善公交、地铁服务水平,供民众出行优先选择。

兰州新区城乡统筹发展局局长郭庭天称,兰州新区林业用水基本上是城市中水利用为主,就是将来兰州新区是没有污水排放的,不给生态环境增加压力,不给黄河流域增加污染,生活用水、工业用水经过处理后的中水全部用于林业灌溉,“全部上荒山荒坡,有1亿方就可以满足50万亩生态经济林的用水,农林转换出来的用水还能满足另外50万亩的用水”。他表示,总体上来讲,2030年之前,利用现有的水利工程设施,完全能够满足兰州新区的要求。(完)

土地 效益 京郊

上一篇: 南水北调东线成功穿越黄河 山东段工程全线试通水

下一篇: 安徽肥东国土局副局长派公车收礼盒被罚


来自江都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4-19
对我来说,最难解决的事情是,如何才能不想你。 回复
来自通化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4-19
对我来说,最难解决的事情是,如何才能不想你。 回复

  • 来自萍乡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4-19
    寻梦?撑一支长篙,向青草更青处漫溯,满载一船星辉,在星辉斑斓里放歌。但我不能放歌,悄悄是别离的笙箫;夏虫也为我沉默,沉默是今晚的康桥! 回复

  • 来自宜春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4-19
    你对自己的方式,就是别人看待你的方式。对自己好一点,别给自己设置太多假想敌。 回复

来自南充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4-18
有的人,该忘就忘了吧,人家不在乎你,又何必自作多情。 回复
来自六盘水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4-18
终于,像是如期而至的命劫,浓重的仿佛能挤出水的墨染夜色不声不响悄然而至随后吞没一切。蓦然回首,已然华灯初上,满城灯火的尽头,我看到那株在记忆里枝繁叶茂的法桐,已经模糊的刻痕,氤氲着素淡的花香,终于满树星辉。 回复

  • 来自漳平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4-18
    成熟,就是某一个突如其来的时刻,把你的骄傲狠狠的踩到地上,任其开成花或者烂成泥。 回复

  • 来自淮安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4-18
    其实我不敢想象,没有你,生活会怎样.。 回复

  • 来自晋中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4-17
    幸福,就是找一个温暖的人过一辈子。 回复

  • 来自绥化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4-17
    我们害怕岁月,却不知道活着是多么的可喜。我们认为生存已经没意思,许多人却正在生死之间挣扎。甚么时候,我们才肯为自己拥有的一切满怀感激? 回复

随机资讯 河北启动“122”交通宣传日 吁社会 “上海法院廉政风险环节监督提示系统” 通讯:水乡休养生息 苏州重塑“太湖 苏州启动首届公益创投 政府购服务促社 央视少儿春晚新疆赛区才艺选拔赛闭幕 河北唐山赶制英女王登基60周年庆典礼 斯中社会文化合作协会主席阿贝塞克拉访 福建宁德商城火灾系人为纵火 入室盗 500亿元战略投资助力长沙大河西先导 河南汤阴县委书记倾情拥军 被称编外“ 中韩800名驴友齐聚杭州千岛湖“安营 福建罗源湾北岸成为台商投资新热土 四川洪雅发展循环经济“变废为宝” 助 浙江丽水领“鲜”长三角 达“钻石级” 厦门业界试水推动大众游艇消费 调查“变味的营养餐”:校长敛财落马 刘德良:对垃圾信息的防治要提上议事日 安徽黄山“最牛钉子户”占道3年终被拆 郑州一政协委员被曝有4张身份证 本人 福建去年查办59名处级以上干部 其中 80后男子专偷大学女生内衣 称自己“ 成都地铁2号线西延线开展供电故障应急 男子将5岁儿子扔进涵洞 称让老婆尝尝 辽宁省第二届青年书法展:冲击力空前的 师范生男女悬殊 “男老师危机”显现 中朝边境“国门第一站”周到服务迎中外 广铁春运外来工团体票办理点开窗“纳” 北京妇产医院东院有望再扩容 拟推产检 新疆蒙古族土尔扈特部落传统婚礼展示古 成都市以新媒体为平台动员青年做公益
热门专题